筹房网

登录 注册

首页 > 筹房资讯 >相关资讯

【筹房资讯】特色小镇后新蓝海田园综合体18省份试点

2017-06-22

相关资讯

自从中央在今年一号文件中首次提出以来,“田园综合体”成为继“特色小镇”之后,又一市场关注的概念。日前,财政部印发《关于开展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决定从2017年起在有关省份开展田园综合体试点。 

对于开展田园综合体试点需要注意的问题,财政部公开解读称,按照“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试点先行,各地不要盲目扩大范围。要适应农村发展阶段性需要,遵循农村发展规律和市场经济规律,不能超越地方现有发展条件和违背农民意愿。

将青山绿水变现

在今年一号文件中,田园综合体被表述为“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

《通知》提到,按照三年规划、分年实施的方式,2017年,财政部确定河北、山西、内蒙古、江苏、浙江等18个省份开展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每个试点省份安排试点项目1~2个,各省份可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具体试点项目个数。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张灿强对第一财经表示,各地开展试点工作的意愿和积极性高,一方面在于可能有财政资金支持,更重要的是跟当前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地方纷纷寻找新动能,特别是如今乡村旅游的发展态势很好是分不开的。

他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劳动、资本、技术等城乡要素加快流动,而且城市居民对田园生活的渴望,城市周边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发展迅猛,农村居民也需要城市公共服务,田园综合体正是探索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模式。另外,农业也进入延长产业链、增加价值链的发展阶段。当然,目前还处于生态文明的发展阶段,需要化青山绿水为金山银山。

 

其实,早在政府推动这次试点之前,2013年,田园东方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CEO张诚就开始在无锡阳山镇的一个乡村“探路”田园综合体。为了保留田园生态,当时他要求“刀下留房”,最大限度地保留或恢复村落自然形态。

张诚告诉第一财经,这次政府推动地方开始试点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此举可以号召更多的实践者、投资者参与其中,在实践中也将会探索出更多的成功案例,更重要的是,在劳动生产率比较低的乡村,政府给予阶段性的补贴,是激励性的做法。

同时,他表示,这一次试点不应变成扶贫或者搞平衡,而应该真正选择一批有市场模式、有产品模型、有运营主体的地区或项目,激励一批可行的田园综合体模式实践标杆,帮助一批田园综合体实践案例的成功,这将对行业和社会产生极大的激励效应。他此前曾表示,当初思考田园综合体模式时,其经营逻辑的构建源于城市综合体。

在他看来,田园综合体是方法论,既可以被视为特色小镇的一种实现方式,又可以被称之为一种商业模式。“综合体”理应是跨产业、跨功能的综合规划,具体到项目当中就是多功能、多业态的综合运营。

按照张诚的理解,之所以中央会考虑推出“田园综合体”这一概念,体现的也是由“跨产业、跨功能”所产生的集聚效应,解决“三农”问题,不能单线思维,不能就农村来谈农村、就农业来谈农业。

产业中国研习社创始人张五明对第一财经表示,田园综合体是城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为满足农业产业升级、农村土地价值释放、城乡市场对接需要的尝试和探索。人口转移后的可利用土地为综合体提供了空间,人们对高质量的绿色农产品快速增长的需求为综合体提供了产品的市场空间。周边游、周末游、亲子游的旅游需求的蓬勃增长为综合体提供新业态的可能。此外,乡村基础设施的提升为综合体的可达性和可体验性提供了基础保障。

 

探索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对于试点地区,《通知》提出了明确的立项条件。

比如,要支持有基础、有优势、有特色、有规模、有潜力的乡镇(村)、特色片区进行试点。选择农民合作组织健全、龙头企业带动力强和农村特色优势产业基础较好、生产组织化程度较高、区位和生态等资源环境条件优越、核心区集中连片、已自筹资金投入较大且有持续投入能力、发展潜力较大的片区,开展乡村田园综合体试点工作。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农村有优势、特色产业发展的条件之外,《通知》还对投入资金有了明确要求——“严控政府债务风险和村级组织债务风险,不新增债务负担。”这意味着,试点地区要撬动金融和社会资本投向田园综合体建设,探索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综合考虑运用先建后补、贴息、以奖代补、担保补贴、风险补偿金等。

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通知》要求,拟开展试点项目的县(市、区),要成立以县级人民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财政部门及农村综合改革机构、农业综合开发机构牵头落实,发改、国土、环保、水利、农业、林业等有关部门参加的田园综合体建设领导小组,统筹组织试点项目的申报和实施工作。

张灿强分析称,由于田园综合体涉及多个方面,需要县级人民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组长,进行统筹协调,这样才有利于试点的更好开展。

为了防止出现类似“特色小镇”一哄而上的情况,《通知》称,要适应农村发展阶段性需要,遵循农村发展规律和市场经济规律。

根据自身探索的实践经验,张诚认为,将资金、人才、技术等优势要素汇聚在一起,确实需要能够解决问题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而非地方“一窝蜂”地去搞,最终出现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糟糕状况。

张灿强则认为,由于是试点阶段,既要进行相应的引导和扶持,也要防止大拆大建、急功近利。

张诚对第一财经表示,立足乡村或小城镇的事情,做起来还是比较困难的。不论是政府试点还是投资者,都不能太理想主义,要审慎地对待田园综合体的发展,一定要有商业模式,对政府对金融机构都是如此。而且要花功夫、花时间深耕,绝对不能浮躁。模式中要将诸多生产要素组织在一起发挥集聚作用,并且能够持续运营执行下去,这考验的可就是地方的行政管理能力,以及组织者的资源整合能力了。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上海)